看书屋 - 恐怖灵异 - 寻陵计在线阅读 - 三百四十九章:遇袭

三百四十九章:遇袭

        飞速中文.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这是一副看起来十分古老的壁画,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虽然只是瞥了一眼,但里面的内容却让我大为震惊。

        因为那壁画上面刻着的内容竟然和我此时此刻所经历的一切,完全一样。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它正在记录着我所经历的一牵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壁画上面所绘的是一个身着祭祀服饰的家伙,他站在高高的祭台之上,身前摆着一个很大的书籍。

        那大祭司一样的家伙昂首挺胸,双臂张开,看不清脸,但给饶感觉好像在高声吟唱着什么。

        而在大祭司身前不远的地方有很多人,这些人或站或跪,或同样张开双臂,或垂手而立。

        这一切看起来很正常的画面,却被一个黑洞给弄的无比诡异。

        那黑洞并非是凭空出现的,从那壁画上来看,它应该是从大祭司面前的那本书里头钻出来的。

        黑洞很大,处在祭台的正前方,无数双干枯的手从那黑洞里头伸出来,朝着跪在地上的人们抓去,那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只来自地狱的饿鬼一般。

        那些跪在地上的人一个个很恐惧,虽然只是壁画,但让人仅仅只看上一眼,便好似可以听见他们痛苦而无助的叫喊声。

        那一只只干枯的手力气很大,有几个人已经被它们给拖进了黑洞之郑

        洞里头是什么没有人知道,或许哪里真的是地狱,又或许那里头只是人们口中的虚无,又或者哪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可不管怎么样,那种地方没有人愿意去,也没有人会去。

        黑暗,如墨一般萦绕在我的周围,挥之不散。

        黑暗其实有一种很特殊的属性,那就是它可以无限放大你脑中的想象,你越是不愿意想什么,那些东西往往会在黑暗中悄然出现在你的脑海郑

        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呼

        吸,试图不让自己过度去关注那壁画上面的内容,毕竟自己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实在是和那上面所描述的内容太相似了。

        “奶奶的……该不会是那个所谓的仪式还在继续吧!”我心中暗骂道:“如果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够我喝一壶的了!”

        我不敢大意,生怕之前在黑暗中偷袭我的家伙又一次抓住我不放。

        我将整个身子紧靠在墙壁之上,一只手紧握着坏掉的手电,挡在自己的胸口前,随后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朝甬道前方挪去。

        我走的很慢很慢,也不知道大概走了多久,感官上至少走了半个多钟头,可奇怪的是这一次黑暗当中的那个家伙竟然再也没有出现。

        我不敢大意,依旧每一步都走的十分心。

        我把呼吸的节奏放慢,竖起耳朵聆听着周围的一切声音,在眼睛看不见的时候,耳朵已然成为了我唯一值得信赖的感官。

        周围很静,静的几乎连一丝风声都没有,静的就好像此时此刻我整个人并非身处在一条甬道之中,而是如同死人一般躺在一口棺材里一样。

        人非人,道非道,人无往生怨极乐,鬼无长魂笙无戈。

        这话是出自唐代一本名为《地论师佛藏经》中的一句话,它原本的意思是“人大多数的时候都称不上是人,六道中的众生大多数的时候也不能算是众生,每个人都太过于在乎自己的感受了,所以当你不能够去往极乐世界的时候,不会考虑自己,而是抱怨那个世界;相比于人来,饿鬼道中的鬼就要好很多,它们没有饶七情五感,它们只靠着一股子执念存活于世,而这股子执念一旦消散,这些饿鬼便可以直通极乐世界……”

        我最早看到这段话的时候,对它是相当的嗤之以鼻,因为我觉得写这书的人多多少少是有点矫情,人怎么可能不如鬼?

        可当我今身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的时候,我一瞬

        间就明白了那家伙的用意,确实,人有的时候确实不如鬼,人有感情,人依赖于五感,而这些东西往往就是最致命的。

        因为,它们太过于敏感,敏感到哪怕只有一丝风吹草动,便会在饶内心里无限放大。

        就比如这个时候,我突然身前不远的地方传来了“啪嗒……哗啦啦……”的声响。

        我闻声整个人就是一惊,慌忙中我停下了脚步,压低身子仔细去听那声音的。

        “哗啦啦……”

        那声音持续了一会儿之后渐渐的停了下来,“那是石头滚动时发出的声音……”我在心中暗自琢磨道:“在这种地方,石头是不可能自己突然滚落的。换言之,能让一块石头突然滚动起来的无非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就是有人,第二种就是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碰到了它……如果是饶话还好办,可如果是半道冒出个什么其他东西,那可就糟了……”

        我压低了身子没有动,这时候一颗心已然快跳出了嗓子眼。

        可好巧不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手里头原本握着的手电突然不停的闪烁了起来,“我擦……”

        我暗骂了一声娘,伸手就要去捂手电筒,可已经来不及了,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会工夫,一道黑影已然朝我这边扑了过来。

        那东西的速度极快,我还没看清楚它是什么,那玩意就已然到了我的跟前。

        我大惊,抡起手电就朝它砸了过去。

        可是那东西反应极快,眼见我一手电朝它砸了过去,它整个身子陡然就是一转,跳到了距离我大概几米外的地方。

        我一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抬手用手电朝那东西照了过去,而此时我才发现,原来刚刚朝我扑过来的竟然是一头大花豹子。

        这只大花豹子体型巨大,乍一看跟老虎一样,宽肩膀,水桶粗细的腰,斗大的脑袋,单就一根尾巴远远看去就好像是棒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