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超级法师在线阅读 - 第115章 被鬼吓疯的徒弟?

第115章 被鬼吓疯的徒弟?

        服务生一听此言,立刻挑衅道:“让我给你赔礼道歉?你以为你是谁啊?小崽子,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就让你尝尝我拳头的滋味!”

        此言一出,彻底引爆了苏若白胸中的怒火,只见他突然一个箭步上前,肩膀一沉,直接狠狠地撞在了那服务生的胸口上。

        那服务生哪想到苏若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一撞不仅把他撞翻在地,还差点儿让他一口气没上来,背过气去。

        苏若白耸了耸肩膀,看都不再看那服务生一眼,抬腿就向着咖啡店的里面走去。

        服务生揉了揉疼痛的胸口,咬牙切齿的爬起身来。被一个个头儿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半大小子撞翻在地,他哪里咽得下这口恶气?

        攥紧拳头,他立刻快步追上苏若白,挥起拳头便向着苏若白的后脑砸去。

        “王八羔子,我揍死你!”

        本以为这一拳肯定会击中苏若白,但没想到的是,苏若白竟如同脑后长眼一般,在拳头袭来的一瞬间,突然歪了一下脑袋,正好与拳头擦发而过。

        接着他又在那服务生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一脚猛地后蹬,准确无误的蹬在了那服务生的小腿上。

        那服务生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惨叫,腿上一疼竟“扑通”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

        “哎呦……我的腿!”

        他这一声惨叫,立刻引起了咖啡店内众人的注意。一个穿着短裙制服戴着胸牌的少妇赶紧跑了过来。

        “呦,这是怎么了?你跪着干什么啊?”

        那服务生一听,赶紧向少妇诉苦道:“经理,这小子硬闯进来,我不让他进,他竟然还动手打我。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少妇听此,当即双手一叉腰,有些生气地道:“小孩儿,你为什么动手打人啊?还有没有教养了?”

        听着少妇的恶语,苏若白转过头来,没好气的回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就该打,我来这儿只是找人,不想找事。你们开门做生意,难道还怕人进来吗?”

        少妇打量了一下苏若白,接着笑问道:“你要找人?找谁?我帮你去通知一下,怎么样?”

        苏若白又哪儿知道约他来的人叫什么,不免一时语塞。

        少妇轻笑一声道:“怎么?说不出来名字吗?说不出来我还怎么帮你找呢?我总不能一个包厢一个包厢的去问吧?得,我看这样吧,你打个电话问问那人到底是不是在我们咖啡店,如果不在的话,还请你离开。好吗?”

        苏若白无言以对,只能拿出手机再次拨通胡冰儿留下的号码。

        “喂!你好,我到你说的咖啡店了,你在哪儿?”

        “哦,你到了啊!真是不好意思,我临时有事儿,出去了。”

        “什么?你出去了?那我到哪儿找你?”

        “这样吧,你明天再来这家咖啡店,我明天应该有时间。”

        听对方这么说,苏若白真是够无语的。闹了半天,那家伙竟然不在咖啡店了,他还在这儿闹了一通,这下可真是有点儿尴尬了。

        “那个……那个抱歉,他说他已经离开你们咖啡店了。我现在就走!”

        说完,苏若白直接抬腿向咖啡店的外面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那少妇嘲笑道:“还到我们这里找人,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真是不自量力。小刘,把门给我关上,记住了,以后像这样的叫花子绝不能放进来,真是晦气。”

        那少妇故意说得很大声,苏若白又怎能听不到呢?但他没有说什么,毕竟自己理亏。

        就在他离开咖啡店后,最里边的包厢里走出了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贴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下身是一条灰色的运动裤,脚上则是某大牌的白色运动鞋。他的个子很高,约莫在一米八五上下,留着寸发,长着一双桃花眼,他的皮肤白皙,样貌略显稚嫩,看上去大概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此刻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墨镜,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那位少妇经理的身边。

        “王姐,这小子挺狂啊!你怎么也不教训一下他呢?”

        少妇听此,微微一笑道:“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犯不着跟条疯狗一般见识。任公子,你有什么指示吗?”

        年轻人闻此,呵呵笑道:“我能有什么指示啊?就是想让你下次帮我好好照顾一下这位小兄弟,你知道是谁约他来的吗?是我!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一条癞皮狗,我实在是懒得搭理。我什么意思,你应该听明白了吧?”

        少妇点头笑道:“明白,你放心吧,下次他再来,我一定好好的照顾他。呵呵……”

        出了咖啡店,苏若白有些郁闷,本以为可以找胡冰儿的朋友帮帮忙,可到头来,却碰了一鼻子灰,看来还是不能指望别人,倒不如靠自己。

        正巧路边有个报刊亭,他就这么径直的走了过去。

        “大爷,有本地地图卖吗?我想买一份!”

        看报刊亭的大爷正戴着老花镜在看书,听有人要买地图,他才抬起头来。

        “最下面的那一沓里就有本地地图,你自己找找看吧。这年头哪儿还有人买地图,我都当废纸处理了。”

        苏若白轻哦了一声,立刻自顾自的找了起来。

        他还挺幸运,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本地地图。这地图虽然并没有那么新,可里面画得倒也详细。

        他仔细地看了看,随之露出了失望之色,接着向老大爷问道:“大爷,楚门镇附近没有道观吗?我怎么没找到呢?”

        “道观?我们这儿附近就只有一座寺庙,哪有什么道观。”

        苏若白微微皱了皱眉头,再次问道:“可是我家人让我来楚门镇找一位道长,没有道观,又怎么会有道长呢?”

        老大爷看了一眼苏若白,然后答道:“道长倒是有,道观确实没有。你要找道长?哪个道长?”

        苏若白没有隐瞒,如实说道:“我要找一位了然道长,你听说过吗?”

        “啥?了然道长?你找了然道长干什么?”

        苏若白一听此言,当即确认道:“大爷,你认识了然道长?能告诉我,他在哪儿吗?”

        老大爷嘿嘿一笑道:“他啊,就在镇西边的墓地里,都死好几年了!要不你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还能见到他的鬼魂呢!”

        死了?苏若白实在没有想到,自己所要找寻的了然道长竟然已经死了。找不到了然道长,他还怎么取回飞翅针呢?

        “大爷,那他有没有什么徒弟啊?你知道他徒弟在哪儿吗?”

        老大爷想了想道:“徒弟?他好像没有徒弟吧?哦,对了,他好像真的有一位徒弟,但他的徒弟你也见不到。”

        “怎么?为什么见不到呢?难道也去世了?”

        “那倒没有,只不过他的徒弟已经疯了,现在应该被关在疯人院里。还有就是,你知道他那徒弟是怎么疯的吗?我听说啊,他是撞了鬼,被鬼给吓疯的!”

        什么?被鬼吓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