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超级法师在线阅读 - 第125章 邪祟就要现身了?

第125章 邪祟就要现身了?

        苏若白和吴趣忙着交换对手,以致于二爷脖子上的玉牌亮了一下,他们都没有丝毫察觉。

        那长腿美女对苏若白是不依不饶,一看苏若白要逃,立刻追了上来,玉腿高高一踢,脚尖直接踢向了苏若白的太阳穴。

        这一脚要是踢中,苏若白就算不死也得昏厥过去。好在吴趣反应及时,他一把拉过苏若白,同时以肘部挡向了美女的脚。

        “啪”的一声,长腿美女和吴趣各退了一步,看样子是旗鼓相当。

        有吴趣对付那长腿美女,苏若白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别看他要面对四个壮汉,这四个壮汉都不见得有那长腿美女难缠。

        这四个壮汉倒也十分给“面子”,根本没有因为苏若白是个孩子就对他手下留情,相反的,他们还对他格外的“照顾”。

        位于中间那汉子,一看苏若白站定,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脚。

        苏若白看在眼里,当即侧身躲过,同时向前一个侧冲,以肩头狠狠地撞向那汉子的胸口上。

        那汉子明显低估了苏若白肩头的冲劲儿,竟然不躲也不闪,仅想凭借身上的肌肉硬扛下来。他身上的肌肉的确块儿很大,但苏若白这一撞可是用了十成力道,甭说是他,就算面前是一头强壮的公牛,这一肩头也能将其撞翻在地。

        就在苏若白肩头撞中他胸口的一刻,他才明白一个道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他面对的本就是一头个头稍小一点儿的雄狮呢?

        “啊……我X!小子,你还真有劲儿啊!”

        “扑通”一声,他一屁股摔坐在地,捂着胸口一脸的痛苦。

        剩下的三个汉子一看,本想嘲笑两句,可苏若白的拳脚却在此刻快速的攻向了他们。

        只有早点儿解决掉这四个壮汉,苏若白才能专心对付那二爷,所以他没有丝毫留力,直接将自己的得意武技全部施展出来。

        但这几个汉子也不是善茬儿,至少不是一击即败的主,他们的抗击打能力,绝不比常年混迹擂台的搏击手差。

        苏若白的拳脚虽然狠狠地招呼到他们的身上,可这几个家伙只是龇牙咧嘴了几下,便挥舞拳头反击过来。

        之前那个被撞翻在地的汉子现在也爬了起来,四人围成一个圈,很快就将苏若白围在了当中。

        苏若白攥紧双拳,心知单靠自己身上的力量,看来没那么容易快速获胜。即使他不想下重手,可这种时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深呼了一口气,他决定动用自己体内的法力。他体内的法力其实就是类似道家真气一般的气流,让法力快速运转全身,能激发人体的不小潜能,比如本来只能提得动一桶水,但如果运转法力,就能提起五桶水甚至十桶水。当然,运转体内法力所带来的潜能激发远远不止力量这一个方面,还有速度和敏捷度、反应度,甚至是听力、视力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运起法力,他冷冷地看向四周的敌人。

        刚才那个被他撞翻在地的汉子率先向他攻了过来,可能是吃了一次亏,所以这一次他不仅谨慎,而且倾尽全力。

        就看他一拳击来,双腿一前一后站立,只要苏若白躲过他的拳头,他还可以顺势踢出一脚,让苏若白无法近身。

        但这一次,苏若白可没有躲避的意思,只等那家伙的拳头靠近自己,他突然双手齐用,就如同老虎钳一般,生生的掐住了那汉子的手腕,接着就听到“咔嚓”一声响。

        定睛一瞧,好家伙,他竟然……竟然猛地一折,直接将那汉子的手腕折断了。

        手腕被断,疼得那汉子嗷嗷惨叫,腿也跟着跪了下来,趁此机会,他一脚踹出,凶狠地踹在了那汉子的面门上。

        这一脚下去,汉子的鼻梁骨应声断裂,就这么昏死了过去。

        解决掉一个,剩下的三人脸色大变,这样的场面他们虽然经历过,可是平日里都是他们打别人,他们自己又哪里受过这么重的伤呢?

        一时间,他们不敢再上前,全部吓得连连后退。

        苏若白可不指望真的能吓退他们,他只相信自己的拳头,不把他们打晕,这些家伙肯定还会卷土重来。

        一个箭步上前,他锁定了其中一个,潇洒的凌空一脚踢去。那被锁定的汉子立刻横臂去挡,就听到“咔嚓”一声响,那家伙的手臂应声断裂,无法抵挡的脚力将其顺带踢倒。

        “砰”的一声,这家伙的脑子重重地摔在地上,也昏了过去。

        原本的四个汉子,现在就剩下了两个。

        这两个汉子完全的吓傻了,哪里还敢再跟苏若白较量,立刻逃也似的躲到了二爷的身后。

        苏若白的劲爆实力,令屋内的气氛变得很是压抑,就连那之前还淡定自若的二爷,也不免紧张起来。

        苏若白活动了一下手腕,就这么走向了二爷。

        二爷见此,当即高声喝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与我作对?”

        苏若白冷哼一声道:“无冤无仇?你派人撞了我的哥哥,他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今天不狠狠地教训你,怎解我心头之恨?”

        二爷听此,咬了咬牙道:“看来此事没得商量了,既然你非要跟我作对,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说到这里,他一把扯下脖颈上挂着的玉牌,口中随即念起听不懂的咒语来。

        苏若白早就知道这玉牌并非寻常之物,又哪里会给这二爷念完咒语的机会。就见他急冲上前,伸手抓向腰间,“嗡”的一声响,他终于握紧了寒墨剑,并一剑竖劈而下。

        他出剑速度极快,可谓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一剑劈下,那二爷手提的玉牌在“噌”的一声过后,直接被寒墨剑劈成两半。

        “啪嗒”一声,被劈成两半的玉牌同时摔落在地。

        二爷见此,禁不住的全身一颤,他不再继续念咒,他的双眼顿时瞪得老大。他害怕了,这或许是他头一次如此害怕。

        但他所怕的并非面前持剑的苏若白,而是那玉牌内的可怕东西就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