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超级法师在线阅读 - 第136章 已故者寄来的信?

第136章 已故者寄来的信?

        推开房门,苏若白就这么走了出去。美女一看他出来,赶忙迎了上来。

        “小弟弟,怎么样了?那邪祟除掉了吗?”

        苏若白听此,摇了摇头。

        一看苏若白摇头,美女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又一次萎靡了起来。

        苏若白见此,微微一笑道:“虽然没有将它除掉,但是它已经走了,而且承诺以后绝不会再来滋扰你。所以你可以完全放心了。”

        美女一听此言,立刻欢呼地道:“真的吗?那邪祟真的走了?哇哦,真是太好了!小弟弟,你怎么这么棒?可惜你太小了,不然姐姐我一定以身相报。要不,要不我等你几年?等你长大了,我再以身相许?”

        苏若白尴尬一笑道:“谢谢你的美意了,邪祟已经离开,我也该走了。告辞!”

        “告辞?别这么快就走啊!就算你不让我以身相许,也总得让我通过其他方式报答一下吧?呀,外面下雨了。你看,你走不成了吧?天色也晚了,这样吧,我点个外卖,请你吃饭?”

        苏若白向窗外看了一眼,雨势不小,只得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美女甜美一笑,当即拿出手机点起了外卖。

        趁着美女点外卖的这会儿功夫,苏若白突然小声说道:“婆婆,可否借一步说话?”

        说完,他转身走到一旁的沙发前,就这么坐了下来。

        美女自然什么都没看到,可苏若白的眼中却看得清清楚楚。

        黑脸老太婆从美女的身后飘开,就这么落到了苏若白的身前。

        “婆婆,我有一个疑问,还请你如实回答。”

        黑脸老太婆听此,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真的是这女孩儿的奶奶?那你告诉我,你死了多久?”

        黑脸老太婆闻此,稍稍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开口答道:“我确实是她的奶奶,但我也记不清自己究竟死了多久。你一定很疑惑,我既然死了那么久,为什么还能留在人间,对吗?你自己打开那个小房间的门,看过之后,你就明白了。”

        苏若白听此,当即站起身来。这确实是他心中的疑问,任何鬼魂停留在阳间的时间都不会太长,除非怀着极大的怨恨,化为恶鬼、厉鬼进而失去意识,只知道害人。

        如果是正常寿终正寝,鬼差都会前来接引。像这老太婆本来岁数就很大,而且意识清醒,身上又无怨气戾气,所以她不可能是恶鬼、厉鬼。

        但她却能停留在阳间这么久,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苏若白抬腿直接走到那最小的房间前,然后缓缓地打开了房门。

        定睛向里面一瞧,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在这个小房间中,放着一张木桌,桌上摆着一把黑伞,黑伞是纸糊成的,在伞下还有一个骨灰坛。

        黑伞乃遮阳之物,简而言之就是挡住阳气,可供鬼魂寄宿,那骨灰坛应该就是老太婆的骨灰,将骨灰坛放置于黑伞之下,便可躲过阴差的耳目,进而留于阳间。

        但这个法子并没有太多人用,原因很简单,若是错过了去阴间报道的日子,就注定要成为孤魂野鬼,到最后就得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老太婆用魂飞魄散的代价来庇佑孙女数年,这种无私的爱实在令人钦佩。有一个人一直默默地护着自己,这姑娘是幸福的,但这幸福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苏若白没说什么,就这样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已经订好外卖的美女正好看到苏若白关门,随即笑着说道:“那是我奶奶的房间,房间内的布置一直都没有变,是我奶奶临终前嘱咐的。怎么?没问题吧?”

        苏若白听此,微微一笑道:“没问题,都很正常。你都订了什么外卖?”

        美女甜美一笑道:“订的都是我平时爱吃的,有肉有鱼,还有可乐汉堡。”

        苏若白轻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你都不上班的吗?那你平日靠什么生活?”

        “什么呀,我大学还没毕业呢。这次是因为身体不适,所以请了病假。过一阵子,我还得回学校上课呢。至于我靠什么生活,奶奶和爸爸妈妈给我留了一大笔钱,足够我用到大学毕业了。用我同学的话说,我就是个小富二代。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长大追我啊?到时候我养你。”

        苏若白尴尬地笑了笑,接着又跟这美女闲聊了几句。

        外卖很快就来了,风雨无阻的外卖小哥,真是令人钦佩。

        吃过外卖后,雨也小了,苏若白借了一把雨伞,就这样起身告别了。

        他没有向女孩儿说太多关于她奶奶的事情,毕竟女孩儿的生活已经回归到正常的轨迹。

        有些事情,能不知道还是不知道的好,活着就应该无忧无虑。

        顺利的回到医院,正巧看到荆灵和苏二虎在吃着晚餐,看他们吃得那么香,苏若白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幸福有时很简单,平平淡淡,健健康康,这就是幸福。

        “哥哥,你吃晚饭了吗?一起吃啊?”

        荆灵一看到苏若白,便高兴地邀请起来。

        苏若白摇头笑道:“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你们吃吧!咦?爸呢?他去哪儿了?”

        苏二虎一边大口吃着饭,一边支支吾吾地答道:“他出去抽烟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对了,这里有你的一封信。我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你自己看吧!灵儿,那个鸡腿是我的,你不能吃。”

        “我为什么不能吃?我治好了你,这鸡腿就是你对我的报答。我偏要吃!哼!”

        看他们两个争着吃,苏若白无奈的笑了笑。

        苏二虎所说的信就放在床边,用黄色的信封装着,没有寄件人,只写“苏若白亲启”五个字。

        苏若白在这楚门镇并没有什么朋友,如果有的话,也只有吴趣和吴薇两人。

        吴趣和吴薇都在医院里,要是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就可以了,或者直接找来,根本犯不着写信。

        那这封信究竟是谁写来的呢?

        苏若白撕开信封,将里面的信取出,打开这么一瞧,他不由得心头一颤。

        天呐,这封信竟然是孙不同写给他的,可是孙不同明明在昨天夜里就遇害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