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恐怖灵异 -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在线阅读 - 第2038章 大消息

第2038章 大消息

        很明显,那个狐族的孩子怎么都没有想到,迩肆他们突然就从纪小言他们的同伙,瞬间转换了角色,倒是变成了坏人来,直接威胁起他了!倒是让那个狐族的孩子满脸震惊第瞪直了眼睛,赶紧朝着纪小言他们的方向望去,期望着这纪小言或者是那两个亚神族的原住民们能说说迩肆,好歹保护一下自己也好啊!

        可是,那个狐族的孩子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却是看着那两个亚神族的原住民们与纪小言纷纷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赶紧便把目光都给移开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那个狐族的孩子没有办法,只能瞪直了眼睛望向迩肆,看着迩肆顿时挑眉,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这才忍不住干脆朝着纪小言他们大喊了起来,让他们来帮忙!

        可是纪小言与那两个亚神族的原住民们却是丝毫也没有要插手帮忙的意思,反而是找了个借口和琳千夜他们说起话来,一副十分忙碌的样子。

        瞧见这番的情况,那个狐族的孩子怎么可能还不知道,他们这就是要逼着自己说点什么才可以啊!

        “你可想好了呀!你要靠着自己离开这里,那可是不太可能的唷!”迩肆却是笑得更为地灿烂了几分,对着那个狐族的孩子认真地说道,“所以你要是和我们坦诚一点的话,说不定在离开这堕魔一族之前,我们都还是能好好的相处一番的,你觉得呢?”

        如今哪里还有他觉不觉得呀!?

        那个狐族的孩子可不是笨蛋,听到迩肆的这番话,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所以顿时忍不住朝着迩肆狠狠地瞪了一眼,再望了望纪小言与那两个亚神族的原住民们之后,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众人问道:“你们到底还想知道些什么?你们问我不就行了吗?我知道的就回答你们不就完了吗?在这里一直逼着我自己说,有什么意思?”

        “这我们哪里知道呢?”迩肆却是直接耸肩,对着那个狐族的孩子认真地说道,“我们跟着这堕魔一族的原住民们可是许久了,关于他们的很多事情我们大概都是清楚的!这都知道的事情我们也不可能想起来要问你呀!你说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想得到该问你什么呢?所以啊,最好就是你告诉我们一些你知道的就好了!”

        “我们可清楚呀,在你还没来到这堕魔一族之前,可是对这堕魔一族的事情都不太了解的呢,你从你们圣女大人那里知道了些什么,和我们说说便行了!”

        “那我也不可能什么都告诉你们啊!”那狐族的孩子却是皱紧着眉头来,认真地对着迩肆说道,“这圣女大人和我说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我们狐族的事情……当初他们也是答应过,我们狐族的事情是不用告诉你们的。”

        那狐族孩子赶紧朝着纪小言他们示意了一眼后,期望迩肆不要再逼他。

        可是迩肆却是带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对着那个狐族孩子说道:“可以!你们狐族的事情,只要不涉及什么机密的,我们倒是可以不问,但是很多事情如果都是无伤大雅的,也不是不能说呀,你觉得呢?”

        “那可不行!”那个狐族的孩子却是一脸坚持的摇头。

        “你这小孩子可不要这么不知道变通啊!”迩肆瞧见这情况倒是忍不住对着那狐族的孩子瞪眼,然后说道:“你可要知道,在你们狐族很多年之前,我们与你们狐族的关系也不差的哦!”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狐族的孩子听到迩肆的这话,顿时忍不住瞪直了眼睛,看着迩肆挑眉一脸得意的表情,却是皱眉问道,“你们与我们狐族的关系很好?你这就是在胡说八道吧?我可不相信你们!你们和他们都是一伙的!”

        那狐族的孩子认真地指了指纪小言他们,对着迩肆说道:“她可说了的,他们清城与我们狐族的关系可是一点都不好的。所以你们要是与她关系好的话,那肯定和我们狐族的关系就不好了,你们真以为我傻吗?什么都会相信?”

        “我们与你们狐族的关系怎么样,与我们和小言的关系怎么样,可是一点都没有关系啊!”迩肆却是一脸理所当然地对着那个狐族的孩子说了一句,看到那狐族的孩子皱眉不解的表情后,这才笑着说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们不可能害你们狐族就行了!你们狐族的前任圣女大人和我们的关系可不错呢。”

        “前任圣女大人?”那狐族的孩子一脸的疑惑,典型不知道琤的存在,只能朝着琳千夜他们打量了一番,这才认真的问道:“我不明白你们这话的意思。你们认识我们狐族的前任圣女大人?”

        “那是自然的呀。”迩肆顿时肯定地点头,对着那个狐族的孩子说道,“如果不是与你们狐族的前任圣女大人关系不错,你以为我们会乱说吗?所以呀,如果不涉及你们狐族的一些秘密,大部分的事情我们其实都是知道的,你隐瞒着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那狐族的孩子听到迩肆的这番话,却是皱紧着眉头,一脸的不相信!他敢肯定,眼前这人说的这些都是假的,就是为了骗他消息的。

        但是他如今即使不相信,那也没办法挣扎什么了呀!自己如果真的不照着眼前这人的话来做的话,说不定,迩肆他们真的要把自己给丢在这里,到时候自己一直都走不出的堕魔一族的聚居地,被那堕魔一族的原住民们给发现了……到时候他们狐族的圣女大人让他带回狐族去的那些东西怎么办呀?这些东西要是被堕魔一族的原住民们给发现了,那可就真完蛋了。

        到时候说不定还得连累他们那位圣女大人啊!这可不是那个狐族孩子想要的。

        “你再想想看,你们那位圣女大人到底和你说说了些什么?和我们随便说说就行了!”迩肆瞧着那狐族孩子眼神有些游移的表情,也知道他被自己给说动了,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对着那狐族孩子认真地问了一句,“我们只需要知道一些,我们留在这堕魔一族能有用的信息就行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狐族的孩子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努力的回忆了一番,最终却是依旧对着琳千夜他们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么事情呢!之前与你们说过的,这堕魔一族的堕魔之力出现问题的事情,就是圣女大人告诉我的唯一一个消息了,其他的圣女大人真的是没有说啊!”

        “我也实在是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了呀。”

        “那这样好了!”迩肆却是转了转眼珠子想了下后,对着那个狐族的孩子认真地说道,“你们圣女大人,必然是给你说过什么其他的消息的,对不对?是你没有告诉我们的一种秘密消息,是不是?”

        “没有!没有!”那个狐族的孩子听到这话,顿时有些着急地望向了迩肆,赶紧对着他摇头说道,却是看着迩肆脸上的笑容更为地灿烂与笃定了起来,这个狐族的孩子便顿时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开始回忆自己到底是哪里没有做对,被他们给看出来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无论你怎么伪装都是会露出蛛丝马迹的!你自己想想看吧,你们那个圣女大人如果不是告诉了你一些很重要的消息,你怎么可能在离开镇山兽之后就这么着急让我们带着你离开,只是因为你们狐族圣女大人让你带回去的东西吗?”

        “那是自然地!”那个狐族的孩子立刻肯定无比地说道,“圣女大人要我带了很多东西回去交给族长大人,我可不敢在这里多逗留!万一要是被那些堕魔一族的原住民们给发现,丢失了怎么办?我可没有办法向圣女大人与族长大人交待呢!自然是想要快速的回去的。”

        “这理由倒是不错,但是我们可不认同。”迩肆却是一脸邪邪地朝着那狐族的孩子笑了下,看着他瞪眼望向自己的表情,这才认真地继续说道,“只是让你带一些东西回去,你们那位狐族的圣女大人是不可能耽搁那么久的!所谓的收拾东西让你等着,这话我们是一点都不相信的!所以呀,你最好是赶紧给我们说说实话,你们那位狐族的圣女大人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能让你在那镇兽的背上待了那么久。”

        那狐族的孩子瞪眼,倒是立刻便想说自己真的什么都没隐瞒,可是看着迩肆与纪小言他们都挑眉望着他,一脸早就把他看穿了的表情后,那个狐族的孩子这才闭上了嘴,犹豫的地朝着纪小言他们都看了看后,最终这才咬了咬牙,然后对着纪小言她们说道:“我们圣女大人,真的没有说什么。只是想让我回去给族长大人带话,让族长大人一定要来这堕魔一族,想办法把圣女大人给接回去而已!”

        “为什么要接回去?”这才是迩肆他们疑惑的地方,“你们那位狐族的圣女大人在这堕魔一族内可谓是地位很崇高的!除了那堕魔一族的族长大人与少族长大人以外,就是她最大了,!在这堕魔一族里,你们那位圣女大人的生活几乎和她在狐族的生活也差不了太多的!如此这般的情况下。你们那位圣女大人为什么要一定回到狐族去?”

        “难不成他在这堕魔一族里受了什么委屈?”

        “这不太可能。”璞笛却是立刻摇头,认真的地着迩肆说道:“当初这狐族与堕魔一族的联姻可都算是双方都很满意的!这堕魔一族的少族长大人,与那狐族的圣女大人可谓是两情相悦,他们的结合根本没有任何的强迫性!所以那狐族的圣女大人在这堕魔一族内的生活,可谓是一直都被宠着的,根本不可能受任何的委屈。”

        “但是这也说不一定啊!”迩肆却是挑眉认真地说道,“这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啊!之前这堕魔一族与狐族的关系可没有如今这么复杂的啊!但是你看看现在,虽然说现在堕魔一族与狐族都有了一个共同的琤,但是他们两族对于琤的归属都是有争议的!这堕魔一族的原住民们都觉得琤应该是他们堕魔一族的圣子,可是对于狐族来说,琤可是他们狐族的前任圣女大人,他们也是想把琤给带回去的!在这个事情上。无论是狐族还是堕魔一族都是不可能让步的,这便可能是他们的矛盾聚焦点。”

        “而如今他们这位圣女大人在这堕魔一族内的处境,可不就是显得有些尴尬了吗?她是狐族的人,自然得帮狐族,但是她同时也是堕魔一族的少族长夫人不是吗?能帮堕魔一族?或者不帮?”

        那两个亚神族的原住民的听到这番话,倒是满脸困惑的表情,很是想不明白迩肆他们嘴里说的那个琤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只能求助般地望向了纪小言,本想这纪小言也许还能给他们解释一下,可是两人却是看着纪小言也紧皱着眉头,一点都没有要望向他们的意思。

        “你来说说,你们那位狐族的圣女大人为什么要回狐族去?”

        迩肆倒是也没有要在那里多和璞笛商讨的意思,直接扭头看向了那个狐族的孩子,对着他问道:“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们那位狐族的圣女大人什么都没说,这话我可是不相信的!即使她什么都没说,你也应该是会看出来点什么的。”

        “我……我哪里有那么聪明?”那狐族的孩子却是眼神有些躲闪,忍不住对着迩肆说了一句,看着迩肆一脸不罢休地看着他挑眉的表情,想了想后,那狐族的孩子这才不情愿地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们圣女大人想回狐族去好好的保胎而已。”

        “我们圣女大人说了,这女人一怀孕就想念自己的娘家,想回去那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啊。”

        “你说什么?”

        那个狐族孩子的这话一落音,琳千夜他们顿时都震惊地看向了那个狐族的孩子,满脸不敢置信地对着他问了一句,看着那狐族孩子一脸疑惑地望向他们,然后把刚刚的话再给重复了一遍后,琳千夜与迩肆他们倒是一下都说不出来话了。

        “纪城主大人,这是怎么了?”那两个亚神族的原住民们也是满脸的困惑之色,朝着琳千夜他们示意了一眼,对着纪小言好奇地问道:“他们怎么都是这副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