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其他小说 - 星穹列车:开局一把天火圣裁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六章:再见,卡卡瓦夏

第四百二十六章:再见,卡卡瓦夏

        砸碎,没错,砂金砸碎的对象,就是代表其身份,力量,和对于公司来说一切价值的浓缩体,那存放着存护令使大权的「基石」。

        “没了那块「石头」,你就不过是个茨冈尼亚奴隶。”

        当时拉帝奥和砂金说的话虽然苛刻,但现状确实如此。

        星际和平公司,其辐射和影响的千万星球,星系之中,无数的人挤破脑袋也要加入星际和平公司,哪怕是做一个小小p13之下的临时工。

        光是这一步,就足以卡住数以亿计的人们,而走到「石心十人」这个位子上,砂金已经是站在了踩着无数人“尸体”的高位了。

        基石的重要性,在外人看来,远远比这个位子更加重要。

        要知道,这块所谓的“石头”的原材料,是真真正正来自「存护」的克利伯敲击筑墙陨落下的残料,在公司内部,被称为“琥珀王的「圣体」”。

        为了一次赌博,就将如此珍贵之物敲碎,哪怕是砂金收复了匹诺康尼,也不一定能将功补过。

        要是让筑材物流部内琥珀王的忠实分子知道了砂金的所作所为,恐怕他们就要一边大喊“亵渎!”,一边将砂金撕成碎片了。

        “可你还是这样做了,不是吗?”

        残破的碎石从地面浮起,在砂金的掌心汇聚,组成了一块碎裂的椭球体,就如同砂金如今的身体状况一样。

        “哪怕只有不完全的「基石」,力量也已经足够。”

        砂金握紧拳头,双目合拢,别样的气质开始在身上呈现。

        “你知道只有这样,你才能有唯一的机会绽放最后的光辉,也只有这样,你才能迎来解脱,对吧?”

        「同谐」虚影看向砂金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悯,他知道,他一向知道。

        这個男人,绝对不会将性命交给别人,哪怕身无分文,哪怕没有半分力量,也一定会笑着将自己最后也是最初的筹码———自己的性命全盘托出,做出最疯狂的挑战。

        “你要引爆星核,向世人证明「死亡」存在的可能性,即使那个男人已经将真相告知众人,但这还不够。”

        “你要让公司有一个足够分量的理由,进入如今已经被封锁的梦境,你要将生命压入枪膛。”

        “伱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哪怕你拥有全部「基石」的力量也一样。”

        “即便如此,你也要,向他发出挑战吗?”

        “你的问题难道是没有尽头的吗?”

        砂金握紧拳头,就像曾经的他,握紧那块锁住他的镣铐,砸碎命运的囚笼的废铁。

        遥远的距离终于看到了尽头,一条长长的走廊,舞台的幕布已经准备好迎接演员的登场,砂金能感觉到,影视乐园里的灯光在汇聚。

        雷声,隆隆作响,这是即将下雨的前奏。

        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砂金却并不感到害怕,不安,和在之前他没有向任何人表达出来的………恨。

        他只是很平静,平静的不像话,之前的他,哪怕言语再嚣张,气势再高涨,一只手一掷千金的同时,也一定有另一只手在颤抖。

        但现在,他只感觉自己行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河流上,他赢来的筹码堆积如山,拖着他的船向前走去。

        而这条河流的尽头,是无尽的深渊。

        他确实一直赢到现在,但他也在一直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他能一直赢到现在?为什么是偏偏「他」”

        是他的运气真的好到闭着眼睛就能赢下所有吗?

        不是,滔天赌局背后的惊险,只有他自己知道。

        是他想要不惜代价,一直赢下去吗?

        也不是,如果砂金不择手段,那他有几百种方法让自己此刻能舒舒服服地坐在家族的贵宾接待室,得到星期日的招待和问候。

        他的随行人员,要多少有多少,砂金如果想做,陷害,安排,利用,哪怕他将托帕作为棋子放置在自己如今的位置上,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合理。

        但他还是选择了自己亲身上阵,因为只有这样,对于命运才足够「公平」。

        押上性命之人,要有敢于挑战命运的决心。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选择了「存护」?你有哪里像存护命途的行者了?”

        “如果你去做一个假面愚者,你可以将无数人玩弄在指掌之间,哪怕失去一切的你沦为「自灭者」也不足为奇,但你还是选择这条路,一条对你并不公平的道路。”

        “你想「存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砂金一步一个脚印的行走在红毯上,这段路并不长,但在行走的过程中,他却如同走过了自己的前半生。

        嘲笑,谩骂,侮辱,这些东西都不能成为他前进的阻碍,直到一声清脆的,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其实很辛苦吧?”

        砂金微微一愣,但脚下没有停止,只是看着自己面前的「同谐」虚影,皱着眉回应。

        “你忽然变得很体贴啊,良心发现了?”

        “呵呵,没什么,「我」终究是从你的性格产生的一部分,你其实什么都知道,我的声音,本就是你内心思考的一部分。”

        「同谐」的虚影,罕见的没有再过多对砂金进行所谓的洗脑和言语的交锋,因为砂金距离舞台的距离,也只剩下了一小段。

        “啊,先生,是你吗?”

        砂金抬起头,那个瘦小的孩子,此刻正站在前往舞台道路的交叉口。

        只要在此刻回头,就仍能回到一开始的地方。

        “嗯,是我。”

        砂金自然的牵着孩子的手,面对他,他愿意释放自己全部的温柔。

        “最后一个问题。”

        此刻,砂金的「过去」和「未来」交汇在一起,三人,或者是「一人」对视在一起。

        “如果一个幸运儿的奇迹,全部建立在所有他所爱之人、甚至更多人的不幸之上,如果你带来的每一场雨,从不象征母神的宽恕和恩赐,而是一次又一次无意义的死亡……”

        “那么我们是犯了多少错,才要来到这个世上?”

        面对这个问题,砂金陷入了沉默,他一向巧舌如簧,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无法回答。

        并不是他说不出来,只是答案没有意义。

        “…也许等我抵达了那个终点,我们的困惑就能得到解答了。”

        砂金的视线低下,他所说的「终点」是否有答案,他也并不知道。

        “哼,好吧。”

        “先走一步,朋友,我在「未来」等你。”

        第一次,「同谐」的虚影用“朋友”这个称呼来形容砂金。

        “最后的时光,同这孩子好好道个别吧。尽量让自己…”

        “死而无憾。”

        留下最后的留言,「同谐」的虚影消失在舞台上,因为前面的道路,终究要从「现在」迈出脚步。

        “这下,就只剩我们了。”

        名为「卡卡瓦夏」的孩子,看着砂金有些颤抖的手,轻轻地握住手掌。

        “可以为我拍张照吗?就当是留个纪念。”

        “嗯,来吧。”

        砂金侧头看着这个孩子,为他,也是为了自己,留下人生中可能是最后的一张照片。

        “咔。”

        镜头闭合,小小的孩子看着镜头中的自己,笑出声来。

        “真好,我也能看见自己的模样了。”

        “下次看镜头时,表情可以再自然一点。”

        砂金温柔的嘱托,哪怕没有下次。

        “嗯,我知道了。”

        卡卡瓦夏看出了砂金的不对劲,有些不舍的问道。

        “先生,你要走了吗?”

        “我还不能走,我还有一场「表演」。”

        “表演?怪不得,你的衣服真好看,我以后也能有这么漂亮的衣服吗?”

        “你可以的,你一定能比我更好,更厉害。”

        砂金牵着卡卡瓦夏的手,大大小小的两人走向舞台。

        一路上,卡卡瓦夏看着砂金复杂的面孔慢慢变得平静,只留下一点点岁月的痕迹。

        “先生,你看起来还是很紧张。”

        大门敞开,阻碍不再,当砂金决定的瞬间,原本如同迷宫一样的影视乐园变得畅通无阻。

        两人停在高大的幕布后面,再往前一步,就是「舞台」的所在。

        卡卡瓦夏的问候让砂金有些无奈,他既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那我们来「对掌」吧!如果有母神保佑,你就可以轻松点了。”

        卡卡瓦夏笑着向砂金伸出小小的手掌,光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触动了砂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已经多少年了?没有埃维金人再和他做出这个动作。

        “「对掌」是一种小小的仪式,我们把手掌贴在一起,把春文念给芬戈妈妈听,她就会祝福我们。”

        卡卡瓦夏的声音很好听,如同雨滴落下新生的嫩芽上,只是先前的砂金从不往那个方面想象。

        “如果你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

        卡卡瓦夏露出了笑容,将砂金心底最后一丝忧虑打消。

        “没关系,我会的。”

        砂金吐出一口气,回应道。

        “我当然会。”

        一大一小两只手掌对碰的瞬间,将砂金的思绪带回了那个宿命中的雨夜。

        那是一场很大很大的雨,大到让万物复苏,也让万物沉寂。

        卡卡瓦夏的姐姐,温柔且坚定将弟弟置于身前,一对姐弟就要在此分开。

        哭泣的声音被雨水覆盖,男孩的全部已经被夺走,金钱,住处,家人,就连这最后的血脉,也要将其吸吮干净。

        “为什么?卡提卡人已经抢走了我们所有的钱、吃的,还杀死了爸爸妈妈…他们还想要什么?”

        “卡提卡人晴血、残忍,贪得无厌。他们想要一切,所以他们什么也得不到。”

        卡卡瓦夏的姐姐强忍悲哀,她也不想与自己最后的家人分开,但她必须这样做。

        公司,也就是被他们称为“天上的黑衣人”的家伙对他们施以承诺,这是最后的机会。

        “这是个诡计,一场复仇。记得吗?今天是「卡卡瓦」之日,也是你的生日。”

        “如果没有这场雨,卡提卡人就不会行动,我们也没有机会周施。这都是母神的恩赐,而你是「卡卡瓦夏」,母神眷顾的孩子,你的好运会保佑姐姐成功。”

        也是在这一天,卡卡瓦夏失去了最后的亲人,和所有相同血脉的亲人。

        “可可有人会死掉的,你也会有危险…这哪里是好运了!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卡卡瓦夏虽然幼小,但并不愚笨,即使是他也能察觉到这场雨后所代表的危险。

        埃维金的大人们并不傻,一个孩子能想到的,他们自然知道,但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利。

        “埃维金人有仇必报。母神在呼唤我,爸爸妈妈在等我,我必须回应。但她将好运赐给你,要你活下去。”

        卡卡瓦夏的姐姐,本想将手放在卡卡瓦夏的肩膀,但想了想,这份重量太过沉重,所以,她抬起了手。

        卡卡瓦夏明白姐姐的意思,两只手在此处合拢。

        “我们,将在下一次「卡卡瓦」的极光下重逢……”

        “「愿母神三度为你阖眼,愿你的血脉永远鼓动,旅途永远坦然,诡计………」”

        “「……永不败露。」”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停滞,姐姐与卡卡瓦夏的声音穿透时光,真真切切地回荡在砂金的身上,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

        他的身边空无一人,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都不再能成为阻挡他脚步的阻碍。

        “再见,卡卡瓦夏。”

        空档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剧场,砂金的声音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对自己的过去做个道别。

        当一切准备就位时,一块宝石,从他的上空缓缓落下。

        “你让我看了一场好戏,卡卡瓦夏,这是你应得的奖励,收着吧,偶尔也要享受一下命运的馈赠哦~”

        砂金定睛一看,他原本已经碎裂的「基石」,此刻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的手心上。

        而能做到这一幕的人,也只有那时的尧洛。

        “这是我用「欢愉」命途的力量创造的一场小小的「假象」,将这颗基石内部「损坏」和「完整」的概念颠倒得到的结果,尽情的使用吧,为接下来的表演,展开最宏大的开幕仪式。”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对吧?”

        砂金平静的与「欢愉」命途的尧洛对话,他的目标是星身上的「星核」,引爆星核,创造最盛大的「死亡」,这点尧洛不会不清楚。

        “你杀不死她。”

        简单的回复,透露着尧洛绝对的自信。

        整个匹诺康尼,唯一有机会杀死尧洛,只有黄泉一人,而且也只是有可能而已。

        反之,尧洛想要保护的人,也绝对,绝对没可能出现意外。

        “那就,让我来赌赌看吧!”

        砂金手握完整的「砂金石」,将眼前庞大的幕布瞬间掀开。

        舞台中央,一个手持炎枪,翘首以待的身影,已经等待了许久,金色的眼眸中呈现的是无穷的战意。

        “来吧,砂——金!”

        (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