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军事历史 - 崇祯本纪在线阅读 - 第五O六章:敏锐的嗅觉(求订阅、推荐、收藏)

第五O六章:敏锐的嗅觉(求订阅、推荐、收藏)

        回忆再三,张云翼终于可以确认,演练时,无论陷入何种苦战之局,少年队最终都能坚持到鞑子溃逃。少年队,还从未出现过全军溃散的局面。

        既然演练是这样,那…

        有了演练的结果打底,张云翼心底那个火热的念头,忍不住再次跳了出来。

        鞑子的动向,现在还不能完全明晰。老兵精骑若是现在就冲出缠战,一旦鞑子回头一击,那老兵精骑的危险还真是不小。但要是以整个少年队全队压上…

        想到少年队的众多演练,都已在这战场上一一变成现实,张云翼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只要少年队能维持阵型不散,那鞑子就真的是在诱敌,那最多也不过还是打成演练中那种苦战。

        胜利肯定是少年队的!

        看着眼前的战场种种细节,张云翼对少年队的推演完全充满了信心。

        只要少年队全军压上,以少年队燧枪的射程,鞑子将很难脱离少年队的纠缠。

        鞑子若真是想逃,那鞑子的后阵必将暴露在少年队的枪口之下。到那时,鞑子先被少年队的火枪这么一打,然后我再放手用老兵精骑那么一冲,鞑子…嘿嘿、嘿嘿。

        找到了对付鞑子的满意办法,心中的焦躁一消,张云翼顿时满眼放光的偷笑起来。

        笑声中,张云翼心底对女真八旗精锐郁积已久的畏惧,不知何时已荡然无存。

        重新举起望远镜,把人马混杂的正黄旗军阵再行观察确认一番,张云翼豪情万丈的下令:“继续前进。”

        继续前进!

        少年队高亢激烈的进攻哨音,透过火枪齐射的间隙传入牛金星耳中。分辨出耳边响起的是全军进攻哨,牛金星眼中不由露出狐疑之色。

        鞑子骑兵已压至阵前,这个时候还要继续前进?

        演练时,这种局面下,少年队可从未吹响过进攻哨。

        外面生了什么?是鞑子一方出现了什么特殊变化?

        一边急吹响停止射击的哨音,牛金星心中一边暗暗思索。

        牛金星是少年队推选的马车部指挥官。按少年队的演练,双方接战以后,马车部的一切指挥都以牛金星的哨音为准。张云翼的全军进攻哨,其实就是向牛金星下达进攻的命令。

        继续前进,要是鞑子骑兵现在开始冲锋怎么办?

        紧锁眉头,牛金星向射击口望去。他到要好好看看,鞑子军阵到底生了什么,竟能让一向保守的教官张云翼此时吹响全军进攻的哨音。

        “妈的。”

        一眼望去,牛金星忍不住低骂一声。

        视野中,燧枪连续射产生的硝烟,给车尾射击口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让牛金星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看清8o步外的正黄旗军阵细节。

        “要是有望远镜就好了。”

        努力分辨远方鞑子军阵上,那影影绰绰的景象,牛金星心中异常忐忑。

        无法看清鞑子军阵的细节,你让他牛金星如何决断。

        深吸口气稳定了下心神,牛金星还是毅然吹响了马车前进的哨声。

        牛金星相信,在外面视野开阔,还拥有望远镜的张云翼,他绝不会乱下命令。张云翼一定是看到了什么异常,才会此时出继续进攻的命令。

        少年队,继续前进。

        枪声停止,随着牛金星的哨音响起,少年队排列整齐的马车,撞破缠绕车厢的硝烟,又开始向正黄旗军阵慢慢迫近。

        “他么的!这明将简直特么是长了一个狗鼻子。”

        枪声暂时平息的战场上,英俄尔岱脸色阴沉的啐骂一句,心头最后一丝侥幸也彻底消失。

        战马受伤,被迫更换了一匹战马的英俄尔岱,才率亲卫移动到正黄旗军阵右翼,他就看到了令他绝望的一幕。

        明军那排列整齐的盾车,竟然带着一身箭羽,缓慢而坚定的又向他们开始迫近。

        虽早就猜测,能统率明军精锐的必定不是个弱将。但英俄尔岱真没想到,对面明将的嗅觉竟然会敏锐到此种程度。

        他正黄旗甲士冲锋才一动,明军的盾车就立即停止;他正黄旗甲士刚一回撤,明军的火铳也第一停火;而当他以骑兵前压,试图为正黄旗赢取一点全军调整的短暂时间时,明军却又立即重新开火,完全打乱了他的骑兵阵势。

        想到他的每一步调动,对面的明军主将,都能在第一时间作出针对性应对,英俄尔岱忍不住一声叹息。

        能调教出如此精锐,明将果然不是侥幸啊!

        想到相距8o步的距离,明军火铳还能把他的战马击伤。

        想到见骑兵在明军的火铳面前根本无法站稳脚跟,只能被迫把骑兵调往军阵右翼。

        想到他正想借往日的威风,以骑兵威吓住正黄旗右翼对面的喀尔喀巴林部,好让正黄旗全军获得从容撤离的一线机会。

        可他的骑兵才刚向右翼移动,都还未完成最后的集结,明军的盾车竟然就特么的,又开始前压了。

        想到这些,英俄尔岱感觉自己已闷的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特么的,这仗他英俄尔岱打的还真是憋屈。

        英俄尔岱很明白,明将应是嗅到了正黄旗想调整阵型方向,这才派盾车前压。明军这是有意想缠住他正黄旗。

        扬头看看还在原地观战的蒙古喀尔喀四部。英俄尔岱悲哀的现,他的正黄旗精锐若是真被明军缠住,一旦喀尔喀部再加入进来,那他还真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回头看看正黄旗阵中,核心的白牙喇兵和最优秀的甲士弓手现在都已爬上战马。英俄尔岱把牙一咬。

        没时间了。

        以明军主将的敏锐和老辣,正黄旗要再不立即突围,只怕正黄旗就再无机会了。现在,他英俄尔岱也只能壮士断腕,拼死一博了。

        伸手拔出自己的战刀,英俄尔岱厉声大吼:“传令,儿郎们全部跟紧我的战旗,咱们全军突击。”

        随着英俄尔岱凄厉的吼声,一抹猩红的战旗迅挑上了他的亲卫枪尖。

        在呜呜作响的牛角号声中,英俄尔岱挥舞战刀,决然的策马率先向少年队左翼马车后方冲去。

        .。m.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