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都市职场 - 我什么没干过在线阅读 - 第132章 乱战

第132章 乱战

        面对着苏河惊恐的吼叫,梁王却缓缓站起,脸色无比的张狂,哪怕他的嘴角渗出了血丝。

        “来人?哈哈哈哈,今天不会有人救驾了。”

        说着,他猛地爆吼道:“给我杀了这个老混蛋!”

        听得他的命令,那个本来端着茶盘始终安静站在后面的小太监,猛地身形一涨,竟从托盘下面抽出一对匕首来,犹如猛虎一样扑向了受伤的乾丰帝。

        与此同时,勤政殿的大门也被踹开,十多个手持刀剑的禁卫冲了进来,也杀向了乾丰帝。

        看来为了今日,梁王果然做了充足的准备。

        可面对这个危局,乾丰帝却没有任何的惊惧。

        “孽畜,你以为就凭你的手段,也能将朕取而代之?”

        说话间,那个太监已经到了乾丰帝的面前。手中的匕首闪烁着蓝光,显然是喂了剧毒的。

        然而就是那尺余的距离,他手中的匕首无论如何也递不过来了。

        乾丰帝背后的屏风突然喀喇喇一声巨响,紧接着一个雄壮的人影猛地跳了出来,犹如闪电一般撞在了太监的身上。

        那个武功高强的太监竟然在这一撞之下,浑身筋骨尽碎。随着一声惨呼,直接倒飞了出去。

        那个跳出来的人,直接拦在了乾丰帝的面前。

        “苏河,你护着陛下离开,重整旗鼓,收拾叛逆。这里有我,不会有事的。”

        苏河也知道情况紧急,连忙搀扶着乾丰帝,往殿后跑去。

        梁王显然也知道乾丰帝的身边会有高人守护,也没有想过能够一击必杀。所以对那个太监的生死根本不管,只是喝道:“全都给我上,把他们杀光。”

        与此同时,整个皇宫里,到处都乱了起来,喊杀声不绝于耳,再无一个宁静之处。

        奉天殿这边,陈玉被梁铉诡异的目光看的浑身发颤。可还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呢,梁铉的叔叔,礼部侍郎梁序和另一个主考官已经走到了考场的正中间。

        本来十分安静的气氛中,梁序突然高声喝道:“大风将起,风云变色,只在今朝。”

        他旁边的另一个考官,着实被吓了一跳。

        “梁大人,你干什么?为何无故喧哗?”

        梁序转身看着他,笑眯眯的和弥勒佛一样。

        “殷大人,你不知道吗?那你没必要知道啦。”

        说话间,梁序的手臂猛地挥出。一抹银光划过空气,瞬间给那位大人的脖子开了一道口子。

        猩红的血液飙飞出来,一下子就让考场炸锅了。

        而就在所有考生们惊叫失魂的刹那,梁铉径自暴起,吼声压制住了所有人。

        “动手!”

        说话间,他已经抄起桌子上的金笔,反手一拧,那金笔的内里竟然透露出一截锋利的剑尖来。

        梁铉也不管其他的,随手挥出,刺中了身旁的两个士子之后,人已经跃到了桌子上,紧接着就直奔陈玉冲来。

        在梁铉之后,所有的河北士子也是同样动作,拿起暗藏的兵刃开始对周围的士子们动手。

        周围监视的军兵,此时也分成了两帮。有的人突然抽刀砍杀,而有的人则在惊乱之下被无辜砍死。

        看着突然血腥暴乱的考场,陈玉亡魂大冒。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梁铉和那些河北士子们的毛笔会如此奇怪了。

        眼看着梁铉犹如凶兽一样朝自己杀来,而且对方准备充足,陈玉根本不敢耽搁。抄起桌子上的砚台,直接朝梁铉砸去。

        他很清楚,其他人落到梁铉手中,或许还能活命。唯独他没有这个希望,必死无疑。

        结实的砚台瞬间到了眼前,梁铉不得不横起兵器格挡了一下。虽然把砚台隔开了,可是四处飞溅的墨汁,却沾染了他一身。

        梁铉仰头狂叫。

        “陈玉,老子要把你碎尸万段。”

        陈玉才没工夫跟他比嗓门呢,趁着砚台耽搁的功夫,他已经跑出去老远了。

        梁铉的眼中却根本容不下其他人,只管陈玉,又再次追来。

        陈玉跑出考场,发现外围的军兵们也在乱战,就知道今日的事情大条了。

        其中有军兵看到他跑出来,立刻挥刀向他看来。

        陈玉脚下一滑,避开刀锋,五爪直接扣住那人的咽喉,直接扭断,随后抢了此人的弯刀,又把另一个人砍倒。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一个士兵却很迷茫,也不知道该不该朝他下手。

        看到他的样子,梁铉心里一动,连忙问道:“你知不知道今日之事?”

        那士兵连忙摇头。

        “小的……小的什么都不知道。”

        陈玉火速扫了他一眼,忙道:“那你把白布绑在右臂上,然后跟着我。”

        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已经想明白了许多。

        肯定是河北梁家发动了叛乱,所以这些人当中,忠于梁家的肯定早有准备。而其他人则迷迷糊糊,分不清敌我,所以才会被杀的措手不及。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分清敌我。

        那士兵此时正茫然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本能地就听他的话了。

        陈玉和那士兵都在右臂上缠了白布,就奔着一处最危险的地方冲了过去。

        那里有几个士兵正在被围攻,岌岌可危。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拼命地抵挡是,嚎叫不已。

        “为什么要杀我们?”

        “你们要做什么?”

        陈玉和那个士兵从后面切入,乱刀挥舞,将这伙人杀散了,把那几个士兵救了出来。

        陈玉大声道:“梁王叛乱,忠于陛下者右臂缠上白布,随我杀敌。”

        他又想得多了一些,只觉得光凭河北梁家自己,未必敢这么做。所以这次的暴乱,主谋应该就是有机会触碰到皇位的梁王。

        那些士兵们正在迷茫当中,听到陈玉的话,立刻醒悟。

        不得不说,大乾初立,军威无双,士兵们也都悍勇的很。听了陈玉的话,他们不但没有害怕,而是立刻在胳膊上缠了白布,跟随陈玉左冲右突起来。

        这时梁铉已经追了出来,领着好大一群人撞上了陈玉一伙。

        双方全都是拼力死战,只一个回合,就有不少人倒在了血泊当中。

        只可惜,陈玉的反应毕竟慢了一些。梁家蓄谋已久,准备充足,所以人手比他多的多。

        见陈玉身边的人在快速减少,梁铉笑的格外欢畅。

        “哈哈哈,陈玉,你这个狗杂种,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你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地杀了你的。我会一点一点地把你剁碎,然后找来最凶残的狗,把你的脑袋都啃光了才行。”

        陈玉焦急万分,没空和他啰嗦。两刀逼退了敌人,知道这里已经事不可为。

        “都听着,跟我走。”

        他说走就走,一点都不迟疑。当即转向,把功夫完全发挥出来,愣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个时候,奉天殿里也是涌出了一股人潮。

        让陈玉颇为意外的是,那些被无辜屠杀的士子们,竟然没有成为可怜的羔羊。

        经历了变乱之初的惊慌之后,这些士子们竟然三五结群,利用一切可以用到的手段,悍然反抗了起来。

        其中还有一些人抢到了兵器,浑身浴血地保护着大家伙冲出了大殿。

        看到这一幕,陈玉当先奔了过去,从外面帮这些士子们解了围。

        奉天殿里一战,可谓是无比的惨烈。本来三百多名士子精华,此时还活着的,竟然只有百十有五了。

        但此时不是伤感的时候,陈玉的头脑异常清明。

        “各位同窗,梁王谋反,来势汹汹,恐怕我皇会有危险。大家可愿意随我去救驾?”

        情况已经如此了,大家都很清楚,反抗的话还有可能活命,不反抗的话那就死定了。

        “愿意!”

        “陈贡员请带着我们杀出一条血路。”

        得到大家的信重,陈玉勇气倍增,转身就朝着皇宫内部杀去。

        那边梁铉终于杀散了乱兵,还要去追陈玉,却被梁序拦住了。

        “大事要紧,不要昏了头。”

        梁铉双眼赤红,好像要喷出火来。

        “不行,不杀了这个混蛋,难消我心头之恨。”

        “混账!”

        梁序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怒喝道:“只要我们今日事成,区区一个小卒,还能跑了吗?快带着人去宫门那边。只要守住了宫门,不要让外面的人进来,我们就赢定了。”

        梁铉被一巴掌扇醒了,不敢多言,连忙领着人往宫门那边跑去。

        这边陈玉则跟他恰好相反,而是带着人往后宫的方向冲去。

        到了乾清门这边,战况更乱,无数的人拥挤在一起,尸体已经横了一地了。

        在这里,陈玉遇到了十分狼狈的秦王。

        秦王带着人在左冲右杀,可是却始终摆平不了局势,他自己还受了一些伤。

        陈玉带着人冲过去,先帮他解了围。

        秦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问道:“你怎么来了?”

        陈玉急急地道:“奉天殿那边梁序、梁铉叔侄叛乱,杀了很多士子,如今前宫到处都是叛乱的贼子。”

        秦王急的满头大汗。

        “那怎么办?”

        陈玉观察了一下形势,然后指着乾清门道:“情势危急,咱们先把乾清门控下来,不要让贼人冲进后宫,惊扰了妃嫔女眷。”

        秦王知道此时宫门估计已经丢了,而且他们这一边势弱,根本无力去夺回来。

        只有先守住后宫,静等援军了。

        说做就做,陈玉和秦王合兵一处,力量大增。乾清门这边的乱兵,很快就被两人杀散。

        乾清门的守军此时已经死伤惨重,要不是陈玉和秦王增援,估计他们已经失守了。

        陈玉把乾清门的守卫交给了秦王,自己又带着人冲进了后宫。

        只要这里不失守,后宫里的些许叛乱,分分钟就能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