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游戏体育 - 逆行商海在线阅读 - 454、 袁姐正在找机会呢!

454、 袁姐正在找机会呢!

        沈格富就向他举起酒杯,笑着说:“许总,宜海星信怎样?今年能扭亏吗?”

        许家城心不在焉,应酬着说:“你打的基础好嘛,今年即使不扭亏,估计也不会很大。希望明年更好一些。沈总,我去那边。”

        许家城和沈格富分手,一双眼睛仍然瞄着远处的俞凤媛。

        他一边笑着向身边经过的人挥手,就悄悄走过去。

        他看着俞凤媛妖娆的背影,心里想,就是抱一下,也好呀!现在真是怪事,现在再看俞凤媛,真是越看越迷人!简直是没救了!

        俞凤媛正和别人聊得热情洋溢,一回头却看见他,立刻做贼似的向附近扫了一眼,看看是否被别人注意到了。

        她低声斥责道:“你不要老跟着我!我们正闹分居呢!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有什么情况了呢!真是的,快走开!”

        许家城心里恼怒得不得了,低声叫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让我公开,要我躲到什么时候!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俞凤媛撇着嘴,妖娆地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再缠着我,我可就真要离了!”

        许家城也瞪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你再说离婚什么的,我现在可就要喊了!说你还和我住在一起呢!我看你怎么办!”

        俞凤媛就向他瞪起眼睛,同样咬着牙说:“狗蛋,你敢喊我就掐死你!撅巴撅巴把你蘸酱吃了!快走开!晚上回家再跟你算账!”

        她扭回头,一眼看见姜丽萍和葛涛正挽着胳膊走过来,就满面笑容地向他们举起酒杯说:“喂,葛涛,你和丽萍什么时候走呀?”把许家城扔到一边去了。

        许家城听说晚上回家再算账,那就只有等到晚上再说了,这才悻悻地离开。

        心里却在琢磨着,晚上如何和凤姐算这个账!反正不能饶了她!

        葛涛走过来说:“后天就走。深圳那边有一家电视台,民营的,我过去看看。”

        俞凤媛就笑着说:“那,丽萍也和你一起去呀?你们是恩爱小夫妻,应该不会分开吧?”说着就大笑起来。

        葛涛回头看看正和栗光英说话的姜丽萍,用手遮着半边嘴,小声说:“凤姐,我被她粘住了,甩不掉了。她在那边找了一家报社,还是当记者。”

        俞凤媛咯咯地笑着:“什么叫粘住呀?回头我问问姜丽萍。”

        葛涛一把拉住她,低声说:“凤姐,咱们可是好朋友呀!没有你这样的!”

        俞凤媛看着他那个紧张样子,心里好不快乐。

        在旁边,姜丽萍正狐眉笑眼地和栗光英说话,仍然是一副妖精模样。

        她说:“喂,英子,我那份资金,现在有多少了呀?”

        女人要是嫉恨另一个抢了她男朋友的女人,那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所以,栗光英就撇着嘴说:“你才投了三百万,那能有多少呀!”

        姜丽萍当然能看明白英子的表情,就瞪起黑亮的大眼睛,模样凶凶地说:“再少也有个数吧,说!到底有多少!”

        栗光英就歪着嘴,啧一下嘴说

        :“你那三百万,前面再加个五吧,没多少。”

        虽说是仇敌,但姜丽萍一听到这个数,立刻眉开眼笑,一个柳条腰就像风中草似的摇摆起来,万分妩媚地说:“英子呀,这样嘛,还差不多。你可得管好我的资金,要不然,我可放不过你!”倒好像她是大姐大似的。

        栗光英就斜着眼睛说:“哟,那你还吃了我呀!看好你的葛涛就行了。”

        她这么说着,还向葛涛那边歪了歪嘴。

        这时,罗兰挽着阿哥的胳膊走过来,贼精似的笑着,说:“两位姐姐,你们说什么呢,都撇着嘴,斜着眼睛,就跟讨债的一样。”

        那姜丽萍就咯咯地笑起来,把一个苗条身体扭出了十八道弯,“哪里呀,我们就是这样的。对了,阿兰,你打算,什么时候和阿哥……”她急忙改变话题。

        罗兰就大笑起来,“姜姐,我们还早呢,恐怕要先喝你和涛哥的酒了。”

        这几个美女都嘻嘻哈哈地笑起来,互相捅来捅去的。

        这个时候,袁诺芳可没有和别人聊天喝酒。她另有心事。

        她的这个心事,就让她不断向乔一福那边瞟一眼。透过人缝,她看见乔一福正和几位老总在说话,满脸都是傻笑的模样,真是无可救药的自然灾害。

        不过呢,回想这一年多来,就是傻乔这个神人,在她心里一直发生着变化。

        从最开始的蔑视,到后来一次次扬言要拿下他,却一直没采取行动。

        想一想,似乎那些想法都太过功利化了。那么现在呢?心情早已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她想的,是不是要真的“拿下”他!妈的,老娘就是下嫁给他又怎么了!

        此时她一回头,立刻就发现,栗光英隔着许多说笑的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呢。她当然看得懂栗光英的眼神,就撇撇嘴,转身去和罗兰说话。

        这时,楚国林拉着脸红红的许莹湘,走到楚全富身边。

        他说:“大,这是莹湘。莹湘,这是俄大。”他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叫大呀!”

        许莹湘脸更红了,终于小声说:“大。”

        楚全富看着许莹湘,心里还是暖暖的。他看出来了,这是个好闺女。

        再说,儿子喜欢,比什么都重要。

        他笑着说:“咦呀,好闺女,内叫俄哩?俄这里……”

        他在口袋里一阵乱掏,就掏出一张卡递给她,说:“这是给内的,早就备下了。一直揣着,都要揣坏个哩。闺女,内拿上。”

        许莹湘慌忙摇着说:“不,不,大,我不能要。”

        楚全富就说:“咦呀,这是俄给内投资哩嘛,莫别个意思。国林说,内也炒股哩嘛,这是投资,日后要还哩嘛。拿上。”

        楚国林就把卡拿过来,塞进许莹湘手里,小声说:“拿着,日后你挣了钱,还给大就中哩。”

        许莹湘笑着,学着山西话说:“中,俄日后,一定还给大。”

        楚全富就哈哈大笑起来,眼睛瞄着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心里好不快乐。

        许莹湘和楚国林笑着扭回头

        时,正和项玉菲和柯建设走个对面。

        他们互相看着,一时有些发愣,脸上和心里,还是有点尴尬。

        楚国林看着项玉菲,就慢慢向她走过去,轻声说:“玉菲……”

        项玉菲聪明而伶俐,立刻猜出他要说什么了,急忙说:“好了,请不要说了。”

        她回头去看许莹湘,然后拉着她的手说:“姐,我们还是朋友,是吧?”

        许莹湘说:“是,当然还是朋友了。”

        这时,项玉菲才回头看着楚国林说:“楚哥,希望你们都好。我要到那边去了,有话我们以后再说吧。”她这么说着,就挽着柯建设的胳膊,向旁边走了。

        许莹湘和楚国林手拉着手,忍不住同时叹了一口气。

        他们都感觉到了,项玉菲还没有原谅他们。

        楚国林小声说:“别担心,时间长了,就好了。”

        他们并排走到窗边的时候,就看见沙子哥和惠小春面对面站在角落里,正随着若有若无的音乐,轻轻地扭动着。她们旁若无人,脸上都带着愉快的笑容。

        金艳妮出于本能,一直和老总们在一起说笑,也喝了不少酒,越发像个妖精似的妖娆。现在她有点累了,就在桌边坐下,仍然快乐地喝着酒。

        阎震强端着酒杯慢悠悠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

        可是,他却很长时间没说话,仍然像个阴谋家似的,看着附近。

        金艳妮有点疑惑地望着他,笑着说:“阎总,你这是怎么了?”

        阎震强喝了酒,淡淡地说:“告诉你一件事,我要结婚了。”

        金艳妮惊愕地看着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真的?”

        阎震强说:“当然是真的了。你看,我连戒指都买好了。”

        他把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你看看,是不是好看。”

        金艳妮下意识地取出钻石戒指,表情有点异样地看着,歪着嘴说:“哟,还蛮好看的。”她随手将戒指戴在手指上,“咦,我也能戴嘛。”

        阎震强却轻声说:“就是照你的手订做的。”

        金艳妮吃了一惊,急忙要摘下戒指,一时却摘不下来。

        阎震强抓住她的手说:“艳妮,你都戴上了,还能反悔吗?”

        金艳妮慌乱地说:“你……你怎么……怎么突然……”

        阎震强目光深沉地盯着她,仿佛自己的阴谋终于得逞,岂能让你逃脱的样子。

        他有点恶狠狠地说:“不是突然,其实已经预谋好久了。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艳妮,不要摘,我是真心的。也别嫌我长得难看。”

        这个情况太突然了,一向聪明伶俐的金艳妮定定地看着他,竟然说不出话来。

        阎震强表情有些异样地盯着她,低沉说:“从今往后,你不能离开我!”

        金艳妮仍然说不出话来。只是觉得,心里忽然水一样的柔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那张虽然有点丑,但确实很真诚的脸。

        此时,俞凤媛和栗光英正从他们身后走过,看见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