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的魔法时代在线阅读 - 198.晚餐

198.晚餐

        来到位于第一街区未央湖畔岸边的亲王王府的大门前,绕过树立在大门口的紫铜雕像,随着我迈步走上石阶,面前大门被王府侍者从里面打开,他们站在门口的墙垛旁边,对我恭敬地施了一礼。我对着那两名侍者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快步走进庭院之中。

        踩在充满落叶的石板上,发出沙沙的响声,走到城堡前广场的喷水池边,看到詹姆士亲王那辆华丽的魔法篷车停在城堡前,一群城堡里的侍从正在为一群黑麟马卸下马鞍。

        在城堡的左侧建有一排马厩,已经有侍者将战马牵到马厩里,还有一些侍者抱着沉重的马鞍走向后院,看到这些侍者们低声的谈笑,一脸的轻松与喜悦,我悬起来的心才稍稍放下。经过喷水池边,那些正在忙碌着卸马鞍的侍从们纷纷向我行礼。

        城堡门口守着两名穿着重装甲的构装骑士,见到我走到城堡的门口,举起手中的长矛挡住我的去路。

        这时候,城堡侧门被人推开,海伦娜和赢黎两个人从里面出来。赢黎双手拎着长裙裙角,跑到我面前,面带惊喜地向我问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天要去采购一些铁匠铺里的砧板吗?”

        还没等我回答,一颗光溜溜的鹅卵石从城堡上面掉落下来,骨碌碌滚到我和赢黎的脚边,我们遁寻着落点抬头向上仰望,发现乐蝶从高高的阁楼的窗子里探出身子向我和赢黎挥手,她一头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裙,挥动着象牙般圆润的胳膊,远远的向我打着招呼,我也向她招了招手。

        赢黎挽着我的胳膊,和我一起走进到城堡,这次那两位构装骑士没有再阻拦。

        我们绕过城堡的正门大厅,从偏门直接穿过一条走廊和的两间会客室,赢黎将我带到城堡二楼,路上遇到侍者们,都会对赢黎和我恭敬地行礼,我问她:“平时侍从们看到你,也都要这样行礼吗?”

        “恩,这些侍女都接受过皇宫礼仪训练,她们平时行礼就像打招呼一样自然,所以你就把她们理解成‘正在和你礼貌的打招呼’就好了,不必太在意,也不用对她们傻笑。最好不要让她们觉得你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赢黎凑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

        我在赢黎额头上弹了一个暴栗,赢黎捂着头,狠狠地踩了我一脚。惹得跟在身后的海伦娜‘咯咯’直笑,但她却没有如平时那样,黏在我的另一侧,挽着我的左臂,而是乖乖地跟在我和赢黎的身后。

        赢黎将我带到二楼的一间更衣室里,海伦娜蹲在我的身边,帮我脱下长筒皮靴,换上舒服柔软的平底软鞋,并拿了一条湿毛巾,帮我擦了擦脸。

        赢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奇怪地问我:“平时请你过来吃顿晚餐,都不知道有多难,今天怎么主动跑过来了?”

        海伦娜将我的魔法长袍挂在衣架上,我只穿了一件白色丝绸衬衫和湛蓝色的灯笼裤,对赢黎说:“额,没什么,听说亲王殿下快要从肯达位面归来,就想过来看看。”

        “原来你是来拜访詹姆士的啊!”赢黎嘟着嘴,一脸失望地挽着我的胳膊说。

        我们走出更衣室,走到回廊尽头,沿着旋转楼梯向上走,这座湖畔城堡比我想要中的要大很多,我所在这部分区域是赢黎和乐蝶居住的内宅,楼梯单侧的墙壁上挂着一些精美的油画,油画与油画之间隔着粉色的轻纱帘幔,巨大的水晶吊灯从屋顶垂下来,站在楼梯边缘扶手的地方,几乎触手可及,每盏吊灯都散发着柔和的魔法辉光。

        一边走,赢黎一边对我说:“你的消息还真灵通,詹姆士今天中午刚回到家,现在应该还在休息,晚上要皇宫那边参加一场晚宴,估计再过一会儿就要出去,你想见他啊?”

        我问赢黎:“他没有受什么伤吧?”

        听我这么问,赢黎停下来,神情有些紧张地站在楼梯上,对我问道:“没有啊!刚才我看他的时候还好好的,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我对她说:“我刚刚听人说起,在肯达位面的这次战役中,有位大人物受了很重的伤,所以……”

        一抹笑意浮现在赢黎的脸上,她的眼睛仿佛变成了弯月牙,她伸出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将身体挂在我的身上,笑盈盈地问我“你担心是詹姆士受伤了,所以才会过来看看?”

        “恩!就是这样……”我点点头,说道。

        赢黎点着脚尖,将额头抵在我的额头上,笑眯眯地注视着我,对我说:“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詹姆士现在好好的,没有受伤,而且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现在最好不要见他,给他和曼达留点私人空间,你难得来这里,我带你好好的参观一些这座城堡。”

        真的没有事吗?受伤的人不是詹姆士亲王,那又会是谁呢?

        没等我多想,这时乐蝶从圆形楼梯走下来,她穿了一件公主裙,金色的长发高高挽起,细高的身材让她看起来亭亭玉立,她的身后跟着两名侍女,径直走到我身边,直接对我说:“听赢黎说,你要去耶罗建一座小镇。”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是有这个想法,不过不会是现在。”

        “什么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我也想去耶罗。”乐蝶声音温和了许多,但是还是有种难以掩饰的傲慢。

        说完,乐蝶对我微微的屈膝行礼,然后一脸平静地转身离开,她安静下来的时候,也是一位很标致的美女,碧蓝的大眼睛,直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精灵族的血统让她皮肤细腻,她的耳廓甚至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乐蝶似乎根本没有问我愿不愿意与她结伴而行,直接就以一种通知式的口吻告诉我,她要做这件事,我就必须配合。

        这种皇室才会有的傲慢,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她最近改变了好多。”赢黎贴着我的耳朵,对我说。

        我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从背影看上去,我觉得乐蝶整个人看起来有种形单影只的感觉。

        “乐蝶,要不要一起吃晚餐?”赢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着正缓缓走下旋转楼梯的乐蝶大声问道。

        乐蝶微微的抬起头,但是并没有转身,却可以通过她的背影看到她在点头。

        随后,赢黎陪着我在城堡里转了一圈,让我见识了一下平时她在王府里的生活区,看上去相当的独立,赢黎拥有完全独立的卧室、餐厅、书房和建在塔楼顶的一间魔法植物园,平时她的生活不太会与曼达夫人发生交集,同样,乐蝶也拥有自己的卧室、餐厅、训练室等等。

        我、海伦娜、贝姬、赢黎和乐蝶五个人在一间小餐厅里,享用了一顿精致而丰盛的晚餐——火锅。

        这并不是我的提议,而是乐蝶提出来的。就在赢黎和我讨论晚上吃点什么的时候,赢黎对我说:要不要问问乐蝶的意见,我说:好啊!于是海伦娜跑去问乐蝶,乐蝶想了想之后就对海伦娜说:想要再吃一顿在耶罗位面上吃过的涮肉。

        于是在我的主持下,在赢黎的小餐厅里我们几个吃了一顿清汤火锅,餐桌上摆满了各色精美的食物,包括切得如纸片一样薄的黄羊肉片、各种新鲜嫩绿的蔬菜,我们几个每人一套单独的小煮锅,下面的铁架子上铺上一张聚火术卷轴,很快就将小煮锅中的清水烧得滚开。

        最难得是这边的食材仓库中还有来至无尽之海的海鲜,我从这些海鲜中挑选了一些青虾和贝类放进煮锅中当做锅底,这样煮出来的羊肉更加的鲜美,赢黎还拿出了詹姆士亲王酒窖里珍藏的葡萄酒,我们几个人都喝了一点。

        喝了酒的乐蝶,小脸变得红扑扑的,脸上的笑容才变得多了起来,而且很健谈。

        在餐桌上,我们和乐蝶聊聊她的那条亚龙,据乐蝶说,那条亚龙如今已经过了幼年期,翼展足有四米多,学会了短途飞行,似乎只有谈起那条亚龙,乐蝶才会变开朗一些,她对我们讲了一些关于那条亚龙成长时候的琐事。

        我也说了一些在帕伊高原上生活的故事。

        吃过晚饭我便告辞离开,赢黎亲自将我送到亲王府的大门口,在王府亲卫的面前,赢黎从背后伸手把我紧紧地抱住,她将头靠在我的背后,我们就这样在魔法篷车前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我感觉到后背有些温热,才知道赢黎好像是哭了。

        我不知道赢黎这时候为什么变得如此多愁善感,最后她对我说:以后无论如何也要挤出一点时间,来亲王府陪她一起吃顿晚餐,哪怕是一个月有一两次也是好的。

        赢黎亲眼看着我登上马车,才恋恋不舍地向我挥手道别。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天边的红日已经沉于马扎罗群峰之间,山峰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帝都,街上的路灯逐渐被守夜人点亮。

        华灯初上,大街笼罩在一片柔和的灯光中。

        ……

        亲王府的魔法篷车将我送到傲慢之塔。

        我推开实验室大门的时候,琪格正在专注地盯着眼前的一组玻璃容器,一只烧杯里装满了浓绿色液体,从液体中不停的向外冒着浓烈的气泡,生命气息从这些气泡中不停的挥发,蜥人侍女塔卡玛安静地站在一旁,见我走进来,连忙从角落里帮我搬了一张椅子,让我在琪格身边坐下来,看着琪格做魔法草药学的实验。

        “卡特琳娜怎么没有跟你一起过来?”赢黎如紫葡萄一样水灵的大眼睛专注地盯着坩埚,竟然还能分心问我。

        我一拍额头,才想起把竟然卡特琳娜一个人丢在了皇家魔法学院那边,原本答应她下午就返回学院,然后在到魔法研究院这边来,没想到把她忘在那边了,都这个时候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吃晚饭。

        “喂,吉嘉,你去哪?”琪格站直身体,单手撑在纤细的腰肢上,皱着眉头对我问道。

        “我先回学院一趟!”说完,我跑出了琪格的实验室。

        “大白痴!”远远的传来琪格一声骂,然后是她银铃般的笑声。

        大概是琪格的笑声拥有某些特别的魔力,当笑声传出她的实验室之后,我发现研究院里其他的魔法实验室接连关上了窗子。

        在傲慢之塔门口租了一辆魔法篷车,一路疾驰回到皇家魔法学院,一路小跑穿过了校园草场,跑回水池边的宿舍,抬头才看到水系魔法师宿舍楼二楼,属于我的那个房间的露台上居然坐满了人,这时候,这些人围着一张圆桌同时站起来一起举杯,看起来像是在庆祝什么。

        大家有说有笑,卡特琳娜的身影也在其中,还有弗农学者的背影,我甚至听到弗农学长扯着嗓子在说着学院里最近发生的趣闻,一口气跑到楼上,推开寝室门才发现露台上正在聚餐。

        露台上的人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同时抬起头向寝室这边看过来,这时候我才看到这些人的面孔,诺亚、雪莉.纽曼、丹尼斯、弗农学长,卡特琳娜也坐在其中,她看到我从寝室外面走进来,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连忙站起来。

        “吉嘉,哈哈,我回来了!”诺亚第一眼看到我,就推开椅子,直接跑到寝室门口给我一个大大的熊抱。

        “我当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在我的露台上搞聚餐,还偷和我的金苹果酒,原来是你回来了,瓦丝琪位面的局势怎么样,路易斯和你一起回来了没有?”我伸手将诺亚推开,狠狠地在他肩膀上砸了一拳,对他说道。

        一个月没见诺亚,他变得黑了一些,也瘦了一些,一头卷发也被剪短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没有,路易斯还要晚一点才能回来,不过这次在瓦斯琪收获很大,我和路易斯见到了克里斯托弗,他承认鲍里斯比不上路易斯,同时也正式地承认了路易斯在门萨家的继承权,而且他会派人通知鲍里斯交出瓦丝琪统辖的舰队,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们将鲍里斯交给他处置。”诺亚一脸骄傲地对我说道。

        克里斯托弗.门萨也许是‘门萨家族中反对路易斯.门萨继承公爵爵位的反对派’中势力最大的一支,没想到这时候居然会选择和路易斯.门萨妥协,看起来门萨家族内部的矛盾至少暂时平定了下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积极应对位面战争,稳定位面上的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