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都市职场 - 寻尸人在线阅读 - 第1372章 欠费逃跑

第1372章 欠费逃跑

        沈莹莹听了就苦笑着说,“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我还想等我毕业以后工作了,我爸爸就可以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了,可没想到……终还是没有等到那一天。”

        我听后就继续劝她说,“人生还要继续,你爸爸也希望你以后能幸福的活着……不要因为眼前的挫折就对生活失去希望,毕竟和他相比,你还拥有一副健康的身体,所以你更应该好好的活着,这也是替他在活着……”

        沈莹莹这时就抱着她爸爸的衣服失声痛哭起来,我一看她终于将心里所有的情绪宣泄出来了,就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说,“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你以后只要记得你父亲对你的爱,你就一定能好好活下去”

        送走沈莹莹之后,丁一就笑着对我说,“你什么时候存的钱?”

        我听了就重重的叹气道,“只可惜还是没能救下沈红旗的命,我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想不开……”

        丁一这时就悠悠的对我说了一句,“你记住一句话,人各有命……”

        我想想也是,今天如果是因为别的事情,也许别人帮一帮就能度过难关,可如果是身体上出了问题,那就真的只能看命了。

        想到这里我就转头看向了黎叔,真不知道这老神棍还要睡多久才肯定醒?以前他经常在身边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冷不丁一病,我一时间还真有些不适应,就跟一下子没了主心骨一样。

        下午的时候老赵和招财两口子过来了,老赵先是找黎叔的主治医生了解了一下他的病情,用他的专业视角来看,黎叔的问题不大,手术也还算成功,这几天只要密切观察就行,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了。

        我听了心里一松,这是我这几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于是我就俯下身用手掐了掐黎叔的脸说,“我的亲叔,你可快点醒吧!如果再不醒我就把你的棺材本全都花!!”

        只可惜这个刺激不够强烈,黎叔还是一点反应都不给我……看来今天晚上我还得指望着丁一这个半吊子的大师才行。

        等老赵他们两口子走了之后,我和丁一就开始着手准备晚上抓鬼的事宜了。之前我们都是给黎叔打下手,虽然也知道一些皮毛,可和他相比肯定差远了,希望今天晚上我们能顺利搞定一切。

        其实我也不太想把李跃进的阴魂打散,毕竟我是黎叔带出来的,所以也就自带了他的那份心慈手软……想想李跃进活着的时候也够可怜的,如果死后再被我们打的魂飞魄散,就连个重新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为了搞清楚这个李跃进到底怎么回事,于是我就来到护士站找小护士聊天,然后假装有意无竟的说道,“对了,我之前有个老邻居叫李跃进,听说他之前就住在你们这个医院里。”

        两个小护士听了神情皆是一变,其中一个更是脸色难看的说道,“可别提这个李跃进了,就是因为他,我们几个科室的医护人员当月的奖金全都没了。”

        我听了就故意吃惊的说,“什么意思?难道说他投诉你们了?”

        “什么啊!这人欠了院里一万多的住院费就跑了!我们都已经找了他快两个月了!你认识他?那知不知道能在什么地方找到他?”小护士连忙问我。

        我听了就在心中暗想,他不就在你们住院部的楼顶上吗,明明是你们自己没找到,还说人家跑了!其实医院这些人应该庆幸这个李跃进当初没有像沈红旗一样跳下去,否则他们科室乃至他们的医院都要因此成名了……毕竟如果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就接连发生患者自杀的事件,那这都可以上卫视频道的《法治在线》了。

        天黑之后,丁一就将病房里布下了他唯一一个熟悉的困鬼阵法,希望能成功将那个李跃进困在阵中……只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那就是我们怎么能保证李跃进就一定会走进黎叔的这间病房呢?

        毕竟这一楼层的病房里都是一些危重患者,谁知道李跃进能找上谁呢?就在我和丁一有些发愁的时候,沈红旗之前住的床位就有个病人住了进来。

        听护士说这人是从急诊上传来的,车祸撞到了头,和黎叔的情况差不太多,都是被血块压迫了神经,刚刚做完了开颅手术。

        只是这个家伙身上什么身份证明都没有,而且也联系不上他的家属,医院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先行抢救。没家属就没有陪护,这家伙今天晚上在李跃进的眼里应该就是头容易上手的肥羊。

        不过这个病人现在虽然成了我们钓鱼的鱼饵,却也不能让他有一点危险,所以我还是让丁一在他的身下压了张黎叔常画的黄符,以防万一……

        夜幕降临之后,我还和平时一样守在黎叔的床前,而丁一则一直躲在楼层的卫生间里,等我的信号。前半夜的时候一切正常,中间只有护士来看过两回。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我趴在黎叔的病床上装睡,直到我再次感觉到身上一阵阵的寒意,于是就悄悄抬眼一看,只见那个红眼珠子的邪祟果然正俯身去吸那个车祸手术患者的阳气。

        我见了就立刻按下手机的一键拨通,呼叫了走廊卫生间里的丁一,之后我则慢慢坐直了身体,然后冷冷的对着那个邪祟说道,“李跃进?!”

        被我叫中了名字之后,那家伙猛的一转身,瞪着猩红的眼睛看向我。这时我看到他已经进入了丁一的布阵,这才稍稍松一口气说,“你是李跃进吗?”

        估计那家伙没想到我竟然能直接叫出他的名字,愣了一会儿后就哑然的问我,“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听了就冷笑的说,“你在这里很出名你不知道吗?”

        “我出名?我一个得了绝症的人有什么可出名的?”李跃进十分不解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是这里成为三甲医院之后,第一个欠费逃跑的患者……”我语气嘲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