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 - 其他小说 - 吃货修真记在线阅读 - 第二零三章:瓮中捉鳖

第二零三章:瓮中捉鳖

        按照肥皂剧情节,马瑞应该哭天抢地嚷嚷着“我不走”“一起死”之类的屁话,拽着柳隐的大腿不依不挠,在浪费完最后的逃生机会后,被反派人物按在地上摩擦。

        可是马瑞自诩智商正常,对于身旁银少女也没有过多留恋。既然已经看出身处险境,哪怕完全不理解祸从何处来,依旧当机立断,转身即刻往山下狂奔。

        逃跑可耻,但有用!

        不管是不是误会,总之保住性命最重要。只有活人才有机会解释,死人的平反一文不值。

        这边马瑞一动,洛樱立刻跟上,就在助跑起跳的须臾之间,黝黑的护指已武装双手,直线冲向在没膝厚的雪地里艰难行进的马瑞。

        “剑道二八、琴弦。”六尺长刀以刃上挑,七道硕长的银白线型剑气凝练,由下而上如线谱一般浮现在半空,并且跟随柳隐手中刀尖微晃,七道剑气如拨动的琴弦微微颤抖,隐隐有丝弦之音萦绕上空。

        剑道功法以攻击为主,这一道“琴弦”重点可能并不在于防守。试想这七道剑气若能跟随长刀挥洒恐怕威力不凡,但此刻仅仅作为牵扯手段,犹如一排栅栏围墙,挡住了洛樱的去路。

        洛樱亦不敢托大,扭身折向远方,宁可耗费时间也不愿和柳隐正面冲突,全身心只想拿下马瑞。

        论攻击效果,花道功法和符道功法凑一块也比不上剑道功法,如今柳隐起手便是接近贯通剑道的“琴弦”,洛樱除非脑子坏了才会选择正面硬刚。

        眼看洛樱避战却不舍目标,柳隐调转刀尖,向着洛樱远去的方向猛一挥,半空七道琴弦奏出凤鸣之声,像一张大网扑向了目标。

        洛樱身法再快,也绝快不过剑气!

        一看剑气来势凌厉,洛樱无奈再次改变方向,只能眼睁睁看着逃跑的马瑞离自己越来越远,不由心中愤恨不已。

        啪!

        忽而一声脆响,一道红色卷云似的灵气竖切了过来,如一把利刃,竟然硬生生在“琴弦”上切开了一段不大不小的豁口,刚好可以容许洛樱的身形从中穿过。

        柳隐瞳孔骤缩,猛回头看向另一侧。

        自始未曾移步的夏瑰无声笑了笑,手中红若烙铁的五尺软鞭轻巧地甩个鞭花,像是在提醒柳隐注意场上还有个更可怕的敌人。

        流火,法级神兵,传说由火系顶尖妖兽的背筋所制,在夏瑰的师父手中曾名噪一时,如今传给了爱徒,威力可想而知。

        刚才只是牵动灵气一击,连功法都没用,竟然能破了剑道二八,让柳隐心头的胜利希望又黯淡了几分。

        “想什么呢?你也快跑啊!”马瑞跑出去十丈远,余光看见柳隐以一敌二,当即怒吼催促道:“分开跑啊!能走一个是一个!”

        马瑞还不知道两人同人不同命,柳隐被抓住只是俘虏,他被抓住则死路一条。还以为柳隐和自己的处境一样,既然被抓住都是个死,那么眼下最优策略无疑是分开跑。

        二对二,若是敌人同追一人,那么有一人必能脱身。即便敌人分兵,那也至少分散了敌人的战力,总比眼前以一敌二胜算大。

        马瑞的怒吼反而体现出他的真诚,至少真心实意想让柳隐逃命,而不是坐以待毙。

        而柳隐本想着能拖一会是一会,尽自己所能,如果马瑞能逃走,那固然好,若终究被抓,那么至少自己问心无愧。

        诚然如马瑞所说,两人分开逃跑,那么追逐柳隐的绝大概率是夏瑰。这憩苑虽然借给花涧派暂住,可是依旧属于无量山中垣,柳隐最多跑到山下,就能得到同门师兄弟帮忙。如此短的路程,即便夏瑰实力强劲,想来也不可能如此短时间内拿下柳隐。

        而马瑞则几乎必死无疑,洛樱早已摆明态度,根本就不准备留活路。

        一刹那时间,柳隐甚至有些感动。这看似有些猥琐的内衣小贼居然如此有情有义,自己小命不保,还想着给别人出谋划策。

        就在这短暂愣神的时间,洛樱已经进一步逼近马瑞,一个从空中俯冲而下,一个在雪地中费力奔波,两者距离越来越近。

        快、准、狠,乃是爪击的要点,黑色尖锐护指如同鹰爪捕猎,从背后罩向了马瑞看似有些笨拙的身躯。

        刷!

        这一爪瞄向的是背心,人体正中最难闪避的部位,巨大的境界差异使得洛樱一击得手,结结实实捞到了人体绵软之处!

        也不知算机缘巧合,还是老天注定,这看似十拿九稳的狩猎,出现了一点点意外。

        抓住目标的瞬间,洛樱猛一拽,预想把马瑞先反手丢出去摔个半死,免得再生异端。

        但事与愿违,反倒是洛樱眼前一黑,好似被一口麻袋蒙头套住了上身,目不视物,耳中无声,只有鼻腔嗅到一股股浓烈的男子气息。

        人一旦陷入黑暗并且行动受限,本能反应就是激烈抗争,哪怕是徒劳之举。

        陡然出现的异状吓得洛樱以为遭到暗算偷袭,以为瞎了眼还被绑缚,于是疯了似的胡抓乱跳,跟空气中想象出来的敌人斗得热火朝天,嘴里唔里哇啦也不知道喊着什么,整个人一会跳进雪堆,一会又窜到树冠,上上下下没一刻安闲。

        全身仅剩一条棉内裤的马瑞都看呆了,甚至忘记抓紧机会继续逃跑。

        从柳隐拎着马瑞开始,这一身衣服的纽扣就已经崩掉了大半,再遭洛樱这锋利一爪撕扯,整套衣物便脱离了马瑞身体,并且根据反作用力,迎面盖住了身后的洛樱。

        男子的衣物本来就宽大,加上无量山的冬衣大多是长款,这一身足够绕着洛樱纤瘦的身材包裹两圈有余。并且考虑到日常修炼比武,青色棉衣材质非常结实,虽然不是神兵法宝,但想要用双手撕扯仍颇为困难。

        另外还有一个常识,穿衣服要先套袖子,而不是洛樱这样把头埋进去。

        “哇!快看那边!”马瑞忽然灵机一动,大声惊呼。

        被蒙住头的人,根本分不清方向,这边也好,那边也罢,都是一团浆糊。但这一声能引起足够的戒备心和好奇心,而人一旦有了戒备和好奇,往往会放慢,甚至停止动作……

        果然,刚才还似无头苍蝇猛烈挣扎的洛樱忽然顿住,静立在原地警惕周围动静。

        马瑞一看时不我待,猛一蹬双足,整个人横飞出去,高高举起手里的平底锅,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向下砸去!

        “放肆!”远处夏瑰终于动了,带着红色残影掠向马瑞这边,而比残影更快的,是一道血红色的蛇信。